现在位置: 云南省公路局>> 公路资讯>> 行业管理>> 养护管理>> 养护生产信息
凌晨两点半的守护-----G553蒙元线夜间抢险保通纪实
作者: 李加付 来源: 元阳公路分局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05日

824,台风“天鸽”的余威继续肆虐西南,云南省多地出现暴雨、大雨。

8250时,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境内的强降雨已经持续了7小时,部分地区出现山体坍塌、泥石流。

825145分,元阳县那里村告急。泥石流在暗夜中偷袭了该村庄。

825212分,前往那里村救援的民政救灾车、消防车、公务用车在公路上遇到了难题。通往受灾现场的省道G553蒙元线多处出现坍方、泥石流,勉强通行后,救援队被蒙元线K81+021处的泥石流拦截了。而此时,抢险队抵达受灾现场只有3公里的路程。

路断了

“赛刀村村口的二级路上有泥石流,过不去了,我们赶着去前面的那里村救援。”电话铃声响了两次之后,元阳公路分局局长马技接起了救援队的电话。

“我们这就来处治,救援车辆可以先从赛刀村的生产路绕行。”在辖区各条国省干线上辗转了一天的马技,十几分钟前还在望着窗外的大雨焦虑的踱步,迟迟不敢睡,却不想着床就睡着了,手机铃声响了两次才吵醒了他疲惫的身体。

马技一个电话之后,分局应急中心主任刘鹏云宿舍的灯首先亮起,领导命他先行赶往公路受灾点,侦探险情,维持交通,防止次生交通事故。闪着抢险应急灯的抢险车随即从应急库出发。

元阳公路分局职工宿舍的灯在马技的电话催促中稀稀落落的亮起,包括距离职工宿舍600余米的设备股股长何飞家里。

“邻近的乾顺砂厂有一台装载机,我马上联系。”负责公路抢险设备的何飞未曾想到“几年没有遇到大的坍方”的蒙元线会在今晚掉链子。单位仅有的三台装载机,一台布置在正在坏路处治的巴金线上,两台布置在“逢雨必坍”的绿蔓线上,都离灾毁现场很远。

825222分,刘鹏云驾驶的抢险车抵达公路抢险现场。而此时,后探照灯受损“失明”的乾顺砂厂装载机,担负着抢险的临时任务出厂,砂厂距离抢险点不到2公里。

“交通断了,没有车辆被陷,没有人员伤亡。”刘鹏云的汇报急促而断断续续“我现在要布置警戒线临时封闭交通了”。

825230分左右,马技率带的抢险人员和装载机先后抵达公路抢险现场。泥石流的两端各排着十几辆大货车,都是绕行通道通行不了的大车。

推挖抬扒

雨一直下不停,雨水夹带着泥石源源不断地冲击公路路面,公路泥石流现场一片狼藉:泥石流已经完全堵塞住了公路两侧边沟的排水,致使路面形成一洼足以淹没膝盖的泥浆池,从上边坡倒下的3颗大树浸在泥浆里,占去了大半个路面。

在微弱的电筒照射下,搭配车灯的照明,马技和两名抢险人员环绕现场分头勘察了泥石流动态。

在综合勘察分析,评估了抢险风险后,抢险队认为,泥石流源头已经没有大面积的冲涮点,边坡没有滑动的迹象,可以组织路面保通。

“先清出一条车辆通道来,把水引开。”马技认为在目前灰暗的照明条件下,只能先打开一条应急通道来,前面村庄的救援人员可能随时需要急救通行。

装载机在雨中轰隆开动实施保通作业。

眼看就要清出一条可供临时通行的通道时,一声拉长的“呲”声,装载机的右胎爆了,机械瞬间瘫痪在路边。马技只能叫抢险人员穿上车上携带的几双雨水鞋,带着锄头人工清挖。滞留车辆的司机要求参与人工抢险,马技拒绝了,因为在抢险现场,有太多不可预测的风险了。

“大家清挖的时候,时不时注意一下边坡上的动静。”马技安排了一名人员专门监测泥石流动态,还不忘提醒抢险人员注意安全。

人工清挖不比机械作业,靠仅有的照明、人力、物力,抢险显得困难重重。在深达30余尺的泥石浆里,行动严重受阻,一把锄头还在清挖中断柄报废了。抢险人员挖的挖,抬的抬,扒的扒。一个小时的奋战之后,一条汗水混合雨水浇筑的应急通道基本成形,滞留车辆纷纷通行。

待滞留车辆通行完毕后,抢险队还得继续做实一件事情,那就是马技口中的“水毁抢险的重点”------排水。只要降雨不止,雨水就会成为泥石流的输送载体。成功引流成了抢险队今晚返回的最后一道工序。

没有齐全的设备和照明条件,抢险队只能用石头搭筑引流墙,把水流顺着坡体引向排水沟,并在现场两端设置了路锥,以警示过往车辆,引导安全应急通道。

返程

引流完成后,抢险人员的裤脚拖着厚厚的泥浆踏上了返程的车。抢险人员互相打趣地说,“明天,媳妇又有的忙了”。

此时,时间为凌晨437分。

从接到抢险电话到抢险完成,马技的手机上显示着38个通话记录,这几乎是他近5天通话记录的总和。

在返程的车上,马技点开自己手机里的工作备忘录,写上了几点反思:缺乏科学的应急机械布置点;车上应急设备储备不足,尤其是照明设备;要再组织夜间汛期防抢的专题会议,研究出一套分工明晰、步骤明确的抢险方案;要加强设备物资的保养和管理。

在雨中,返程的路上,抢险队员都已经精疲力竭,无力嬉笑了。突然,驾驶员一脚刹车,把所有人员都惊醒了。前方高达十余米的挡土墙被撕开一个段落,倾倒在了路面上,交通完全阻断。

挡土墙的石块还在不断滚落到路面,路边聚集了几名过往的群众。“不要靠近挡土墙。”马技还未下车,就下意识地冲人群喊。

在两端放置完路锥后,抢险人员也只能等待挡土墙停止坍塌,不敢贸然清障。半小时之后,挡土墙滑层基本稳固,抢险人员人工移开大块落石,清理出了一条通道。

当抢险队返回到元阳县城时,已经可以听见稀稀疏疏的鸡鸣声了,环卫工人已经在清扫街道了。

“还可以休息一小时。”抢险队员相视而笑,散去了。

 

 

 

 
 
  近期焦点
·
公路院创新形式掀起学习宣传贯彻热潮
云南攻坚县域高速“能通全通”
第六届全国交通运输优秀新闻作品推选启
云南织密农村客运服务网
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—
有好的基础设施,才能为七亿多人集中出
书写中国高速公路跨越式发展辉煌篇章—
·
·
·
·
·
·
  图片新闻
滇ICP备15004931号 |云南省公路局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设计制作:云南法治网
Copyright @ 2015-2015 by ChinaCourt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